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最初,我們有一個截然不同的企劃,想講一個在自家後山練習攀岩、研究路線、培養新攀登技巧和夢想達成新創舉的故事。原本計劃在「Irrenhaus瘋人院」拍攝,一個由Markus Bendler和攀岩愛好者發現,靠近奧地利Lofer的攀岩區。Makus不停描述一塊矗立在Strubtal峽谷中,高達4000公尺高的岩石,那遺世獨立的地方,還有那攀爬至頂時震撼人心的美景。看到MichaelMeisl在他的攀岩導覽書《Tirol》中所拍攝的相片後,更堅定了我們一定要去的想法。然而,老天並不站在我們這一邊。


那日,大雨滂沱,接著若不是在下雨,就是在下雪。我們開始了解攀登者的心情,當他們一心只想攀登,但情況卻不允許的感受。我們想待在阿爾卑斯山拍攝,以契合「The Alpan Way」的主題,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我們還是找不到其他替代的地點。

我們甚至考慮到位於義大利北部,座落於阿爾卑斯山脈南麓的加爾達湖,但那兒也因為受天氣的影響,場地全泡在水裡。最後,Markus建議我們往北走,我們才決定到阿爾卑斯山北麓,位於德國東南部巴伐利亞境內, 以岩石和山脈著名的「Frankische Schweiz」。這裡的風景不但媲美加爾達胡,一切也都適合攀岩及拍攝工作的進行。

 

完成拍攝後,我們才意識到在這整段過程中,我們有多逼近心理的極限,像是為自己設了一座「瘋人院」。但這個故事,留到下次再說吧 . . .